沒有走不過的情關

本文錄自2018年1月2日舉辦的教育部計畫《戀愛導航》講座,由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游美惠教授所分享關於「分手」的實務經驗與見聞,側重於可實踐的行動方式,相當細膩且生活化,讀者不妨與另一篇〈走出失戀的陰霾(經歷悲傷、空窗期、自信培養及放下過去)〉一同參考。

我自己認為「分手」這個議題應該要好好教、事先教。你還沒有分手過沒關係,先學;曾經歷過分手,或現在沒有處在分手的情傷階段,也聽聽看。多學幾個應變策略放在心裡頭。你不曉得什麼時候有用,因為每段感情強度、波折不太相同,可是先有一個信念:「沒有走不過的情關,時間或長或短,傷口或淺或深,你一定走得過。」這是第一個重要原則,因為太多人走不過情關,就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或傷害對方而葬送自己的前途,並不值得。因此你必須要有個信念-你不會是最特別的那個人-大家的情關都走得過。你可能看到大家好像都活得很好,其實也許只是他們沒講出來而已,大家都有一些苦處,只不過沒說出口。所以,一定要相信情關走得過,不會走不過。

現在談戀愛的高中生真的很多,因此他們的情感教育就非常重要。而且有時高中生談戀愛比大學生還更難處理,這是因為他們一整天都在同一個班級上課。高中生班對或校對,尤其是班對最難堪,萬一分手了,大家又是同班同學,你沒有特權很難轉班、轉學,於是每天就看著你的前任在自己面前走來走去。你要療傷想說不要見他,可是因為高中課業沒辦法,每天八小時就是在課堂裏頭,所以很辛苦。我的學生是高中老師,他曾說:「最難的是前任另結新歡,結果又是班上的另外一個同學。」所以當事人不只看著前任在自己面前走來走去,還是每天看著前任跟新歡走來走去,便很可憐,得去找老師求助。如果你是導師的話,你能怎麼幫他?你不太可能叫他轉班,也不可能把他的前任踢出這個班級,你不可能眼不見為淨,所以要學著觀點轉換,你有什麼困難可以來找老師,可是我不可能幫你做立即性的處理,那怎麼辦呢?開始想人生的停靠站,高鐵有站站停的,也有直達車,你現在已經知道自己的感情沒有直達車了,所以就是要搭站站停的,或是要多坐幾站才會到達目的地,可是終究會到達。現在你只是多坐幾站,多看看人生的風景,把它當成一個歷練,讓你發光的不是鑽石,而是哭過的眼睛

失戀一定會難過,男女皆然,但你要去想,這個歷練別人搶不走,這就是一種觀點轉換。像上述高中生的情況,你要告訴他學著轉換觀點,多談幾次戀愛不見得不好,因為這是你的歷練。那你如果想要傷害對方呢?最好不要,因為你如果傷害對方,最後還是會傷害你自己。我曾經處理一件實際的例子,我剛回國的時候在花師教書,當時還沒有性平法,不過我是生評會的委員,遇到爸爸媽媽帶著一個大二的學生來求情,說:「我們這個孩子要被退學了,請老師開會的時候幫我們美言幾句。」他為什麼要被退學?這位學生與他的前女友大一的時候就在一起,非常甜蜜,而且花師很小,大家都知道某某系有那個班對,可是後來常吵架,女生覺得嚴重影響生活,情緒起伏很大、功課也不好、同學也疏遠,所以就開口向他提分手。這個男生其實還很愛對方,卻很好強,嘴上說好,私底下還是不放棄,一天到晚跟蹤她。跟蹤了大概半年,這個女生另結新歡了,可是她已經跟你分手半年了也沒有劈腿,他很生氣卻沒有立場去理論。有一天他看到她帶著新的男朋友到學校來,便在校門口等,可是兩人進去很久都沒有出來,他就不停等下去,始終沒看到他們,便很生氣,想要惡作劇、洩憤。所以他就想要把對方男友的摩托車移到別的地方去(因為他常跟蹤所以知道是哪一輛),結果因為龍頭鎖住,移不動,看到別人車上有打火機,就想要在他的座墊上燒幾個洞惡搞一下,發洩自己的怒氣。可是天氣炎熱,摩托車坐墊的海綿一燒,整個就燒起來,好死不死那個人的摩托車停在變電箱的旁邊,結果高溫燃燒使變電箱故障,導致花蓮市大停電,變成公共危險罪,因此被判退學。當年這位學生是「公費師培生」,就是男生當完兵可以直接分發到學校教書,是有保障就業的。他的家庭是勞工階級,父母經濟狀況不好,弟弟也還很小,所以希望他能趕快到學校當小學老師,可以分擔家計,結果突然就要被退學,就算他有能力再考回師範大學也沒有公費生了,那幾年師培制度變化很大,他的前途就這樣葬送了。

其實每次講到這個案子,我都還覺得有點心痛,這孩子那時如此執著。他的案例很特別,在學校開生評會之前,前女友的爸媽從搭車下來求情。其實這個男生因為有摩托車,分手之後還是常常說要載前女友,女生一開始拒絕,想說不是女朋友不要讓他載,可是他都會說:「順路阿,我也要去市區買東西」之類的,提供這個服務就對了。結果有一次他載女生到火車站後,自己也買了票,跳上對方搭乘的同一列火車,那個女生也是傻大姊型的,完全不知道這個男生一直跟蹤她到家。她回到家休息了好久,走到陽台往下一看才赫然發覺他在樓下。所以女方父母也感到得這個男生很死心眼,心有不捨,可是女兒不愛也沒辦法。這個男生被退學,就好像突然醒過來,「這輩子沒有她不行嗎?」當然可以阿!人生還很長久也還很年輕,可是他就執著在那個當下,放不下去,闖了這個大禍。

但傷害自己也不好,有的人是自傷。前幾年高雄地方版有個很小的新聞,我有個朋友注意到:中山大學畢業典禮前一天,有個學生的家長聯絡不到孩子,他之前跟爸媽約好一同參加畢業典禮,可是在前一天電話聯絡都失聯,問他的同學、朋友都沒人知道他在哪裡,於是請警察幫忙協尋,結果就在西子灣的海邊找到他的摩托車跟他的鞋子,那個學生跳海自殺了。他的前女友難過不已,我要跟他分手結果他這樣自殺走了,其實這個前女友也很難過。為什麼我會特別留意這個新聞,因為那年剛好我兒子要念大學,我很怕他談戀愛談出問題,天下父母心,我就把他叫來跟他說這個新聞,跟他說:「我們家族裡,你的堂哥你的表哥都失戀過,失戀是兵家常事,不要覺得怎樣,一定不要想不開。」你可以找朋友去唱KTV唱張惠妹的〈解脫〉,承認這是一場錯,你就是愛錯人了;不然就是要有人可以傾訴,如果不習慣說出口,那就寫,寫完就撕掉,不一定要給人家看,但自己要抒發,而且在講或寫的過程裏頭,其實可以整理你的思緒。

林懷民有一次接受伸東國小六年級同學的訪談,他跟這些12歲的小朋友說:「講失戀你們可能還不懂,可是不要給曾經的美好扣分,如果你走過那段,那就是你人生很難得的回憶。」不要覺得沒結婚沒在一起就是不好,失戀當然會難過,可是你要想這就是自己人生的歷練,而且人生還很長,尤其還年輕,未來的困難險阻還多的很,不要覺得失戀就是世界的盡頭。

後來我在報紙上看到一篇文章,覺得蠻有意思的。過去都會認為失戀要療傷,所以你們都不要來吵我,我也不要上課、不要聚餐、不要參加社團、不要打球了,我就是要療傷。這篇文章指出這是錯誤的觀念,好好生活在日常生活的當下,你就會一天一天的好起來,該上的課一定要上,平常會翹課的,失戀的時候一定不要翹課;家庭聚餐,平常不去,失戀的時候一定要去,過年過節就是這樣子,你要讓你的生活維持在規律的temple,你可能就會發現好像沒有像上禮拜那麼難過了、好像哭的頻率也沒那麼多了,你就是要讓生活維持規律,好好生活在當下,努力活過來,你就會發現自己的傷慢慢沒那麼痛了。我覺得這很重要。

曾經我有個離婚的朋友跟我分享經驗,她覺得離婚帶給她很大的創傷,眼淚流不停,她自己讀了一些書,知道那似乎是憂鬱症的前兆,可是她不想去吃百憂解那些藥,她靠自己的意志力。當情緒來了,在沙發上眼淚流不停(他說憂鬱症的眼淚流起來和一般的哭不一樣,是流不停的)。他覺得不行,自己又困在那個情緒當中,便逼自己走出門,再難都要逼自己爬出沙發然後走出門。可是眼睛腫腫的,她就戴太陽眼鏡、包得緊緊的走出去,沒有幹嘛,就是曬曬太陽、看看路上的人,告訴自己至少要走一個小時再回家。好幾次她都用這種方式自力救濟,幾次之後發現眼淚好像就沒有掉不停了。這不代表完全好了,可能過幾天又開始,沒關係,就是要讓自己一再的去面對那個情緒,去面對它。她說她不會窩在家裡讓自己膩在那個悲傷的情緒,要強迫自己無目的的去外面走一大圈、買個東西回家,就是用這種方式走過來。所以很多人失戀會得憂鬱症,是因為耽溺在那個情緒當中,很多人都覺得「要先好了,才能好好生活」,但我覺得這兩個例子很好-「要先好好生活,有一天你就會好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