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不愛了,而是暫時沒有愛的力量

文:陳雪

有些時候,不是愛的問題,卻總是在爭執、衝突、彼此不滿,生活裡充滿了隨時爆發的不定時炸彈,這時候都需要對方的安慰,但誰也安慰不了誰。

我與阿早曾經陷入幾次感情低谷,仔細回想,第一次是剛結婚時,那時我的病發作得厲害,工作完全停擺,心理大受打擊,生活也失能,而他正為了工作焦頭爛額,也為了我的病況與將來擔憂,更努力賺錢,卻也變得更加疲憊,那時的我們,沒有不相愛,但我時常無來由地哭泣、悲傷,總覺得他整天都不在家,根本無法照顧我,而他處在極大壓力下,也覺得沒有被體諒。

那時好窮好窮,搬一次家就花去所有積蓄,對未來的茫然,現實的壓力,屋子漏水,各種問題接連發生,每天睜開眼睛似乎就會有新的狀況發生,最後我們第一次的同居失敗了。

那段時間裡,我確實想逃,不知道自己為何陷入了一個噩夢般的處境,為什麼那麼相愛的兩個人,隨時一件事都能讓我們爭吵?漸漸地,甚至懷疑起彼此的愛。

現在回想,當時我們是被現實生活磨得失去力氣了,不是不相愛,而是暫時「沒有愛的力量」,僅剩的力氣應付工作、生活、疾病,就已消耗光了,狀況不好的兩人,都覺得需要對方安慰與支持,但因為兩個人都不好,能給予的支持,抵擋不了另一波的失望或打擊,大致可以說,現實把我們揍得鼻青眼腫,回家後應該是相互擁抱,而那時靠近彼此卻又成了另一種痛苦的來源。

在感情的低谷裡,第一個感受時常是「為什麼不理解我?」「我現在很痛苦,為什麼不照顧我?」「我的狀況有比你好嗎?你也都不體諒我啊?」

其實,這些聲音背後在傳達的都是求救,只是我們並不知道處於低谷裡的兩人,應該要到外頭求援,而不是向彼此索取,當感情出現這種莫名的困境,鬼打牆似的爭執,有時該檢視的,不是「你到底愛不愛我」,而是「我們共同或彼此的生命現在出了什麼問題?」

比如一方有疾病,或者工作不順,或面臨工作上巨大的壓力,或面臨重大考試、書寫論文、轉換職業等等,甚或家人的問題、憂鬱症……

我記得那時病得厲害,時常會在公園裡亂走,無法止住哭泣,我打電話給醫生,問他我是不是憂鬱症發作,他說:「你仔細想想,處在你那樣身心的狀態裡,要怎麼快樂?你突然病得那麼厲害,當然會無助、混亂、焦慮。」

當你們各自都為了經濟、工作、健康甚至其他更為根本的人生問題痛苦著,這時感情看起來當然是不好的。

但不要用一時一刻的情緒來衡量關係。

除非你要的不是愛情關係,只是一個隨時都準備好「照顧你」,讓你予取予求的對象。

我想說,一段認真且願意一起努力的愛情關係,是一種不斷變化、且有起伏消長的長時間的關係,衡量標準不是片刻間的「喜歡」「安慰」「支持」,而是一方有狀況另一方就堅強起來,若兩方都出現問題,也毋需急著分手,而是一起等待穿越這個低谷,這時最重要的是,先停止「期待對方來安慰我、照顧我」,要清楚知道他的狀況也不好,不是不愛你,而是現在正如同你一樣,都需要有人來支持,愛情裡的互相扶持,也包括了,寬容對方一時間的無能作為,並且理解這時是「外在的問題」逼使我們變得沒有力量,剩下僅有的力氣,不要拿來互相指責;不要因為失落、或者不能承受對方的低落而感到沒有安全感。

認清彼此不是不愛,只是狀況不好;認清有許多爭吵都是因為感覺沒有被愛、被支持,甚至因為情緒混亂都導致許多誤解,保留力氣處理外面的風風雨雨,至少屋子裡兩個人還是同心的;這個同心甚至包括彼此都理解「現在我們狀況比較差,對對方的要求要降低些,先讓自己狀況穩下來。如果真的需要支援,可以找找自己的朋友、家人協助,讓外面的支持系統進入,而不是一直消耗彼此的能量」。很多人在這種時候,不是去找朋友支持,而是直接就去找新的戀人了,誤以為新的對象比較愛你,但試想,一個狀況不好的情人怎麼跟另一個並沒有跟你生活在一起、甚至是準備好了要來追求你的人相比呢?

一時的無法支持並不能成為常態,長久來說,伴侶間還是要彼此照顧、相互理解,支持、承擔,但倘若彼此都是真心願意一起度過患難的,也知道目前許多情況暫時無法改善,請給自己、也給對方一些時間,先協助彼此度過外面的風暴,當對方與自己目前的低落、沮喪、以及不滿出現,讓這些情緒先安放在一個地方,不去激化它,即使最不好的時候,也盡可能達成共識,知道百廢待舉,這時去挖感情的牆角是最傷的。有時共患難的方式,是一起流著淚、誰也不怪誰,知道敵人在外面,而不是彼此。

當你什麼也不能為對方做的時候,也不要要求對方為你做什麼;當努力做什麼好像也只是遭致對方的誤解、或徒增自己的疲憊,要知道,感情是長遠的事,我們總要容許關係有些不完美的時刻。這時,不要逼自己、也不要逼對方,「我們不是不相愛,只是現在力有未逮」,這時的力氣不要用來爭吵,這時的箭頭不要指向對方,「我們都在暴風裡」,「我們正在低谷裡」,但即使軟弱無力,「我們是相愛的。」

那時,幸好最後我突然醒悟了,我知道我們不是不相愛,也不是不適合,而是「處在很不好的現實狀況裡」「愛情沒辦法好好生長」。我突然從自怨自憐的幻境裡醒過來,明白了阿早正在遭遇的困境,也了解了自己並非全然無能,我才從一個軟弱無力、成天哭泣,只想要被照顧的人,突然生出力來。當我不再抱怨阿早不能照顧我,當我有能力同理她,我們之間的劍拔弩張消失了,我們有能力開始逐一處理眼前的問題,許多沒必要的爭執消失了,才發現真正使我們痛苦沮喪的,反而是對於關係不能維持的焦慮,以及失去對方的恐懼。當我不再只專注在自己的病痛與孤寂,我看到我們的愛情裡堅固的地方,美好的部分,那是無論外界發生什麼,都沒有被破壞的,我終於堅強起來了,我們先拉開距離,各自獨立,然後一步一步開始修復關係,一年多之後我們又同居了,直到現在。

愛情是一條長河,關係是不斷變動的狀態,請惦記著彼此強壯美好時的付出,牢記著那時候建立的感情,一起累積的點點滴滴,這些都是要在脆弱的時候用的,不要在關係最脆弱的時候急著下結論;面對你真愛的人,要記得這是你愛的人,時時刻刻回到「我想愛他」這個心念裡,而非只是「為什麼他現在無法愛我」,「我想要愛他」這個念頭可以轉換心境、也能保護你們不至於互相傷害。

像等待一朵花開一樣等著烏雲飄過,即使無法緊抱對方,但可以在彼此都有默契的地方各自安靜地等待,等著力氣長回來,再逐一把現實的狀況一一解決,一起回到愛情裡。

(本文錄自《當我成為我們:愛與關係的三十六種可能》,經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