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錄一件疑似校園女廁偷拍案

文:張佳穎/國立大學學生事務處秘書

很多跨性別的孩子在面臨性別認同時,是徬徨無助與孤立無援的,因為他們害怕家人無法接受自己是跨性別身分。他們為了迎合社會,只能隱藏內心的想法,無法面對真正的自己,在這樣壓抑的情況下,甚至用了錯誤的方法來抒解壓力。曾經學校有職員舉報一個校園性騷擾的案件,該職員描述案發情形約略為當日她值晚班時,她前往辦公室旁的廁所,進入後覺得有人尾隨她進去,而且覺得天花板上的反光罩有亮光反射,感覺有人偷拍,她打開廁所門就看到一個男生的背影,而且這個男生馬上轉進男廁,她立即返回女廁按下緊急求助鈴,但之後就找不到人了。這件案子後來調出了監視攝錄帶,查出當時的確有某位男生在女廁裡。記得剛接到這個檢舉案時,我心想,這應該很好處理,人贓俱獲,只要當事人坦誠不諱,應該就可以結案了。但事實不然,經過調查訪談後,孩子說出了他的秘密,一個他害怕公諸於世的秘密。在接受調查時,這個孩子坦誠自己是一位跨性別者,表示因為不敢面對自己,也不敢面對眾人眼光,其實活得很累,也常有自殺的念頭。上女廁這個行為,是他唯一能獲得以女生的身分活著的感覺。他覺得社會上對跨性別者有很大的歧視,他為了避免受到歧視,在外表上只能裝成社會上所認為男生應該要有的樣子。

在調查訪談的會議上,我坐在孩子的對面,看著他用很小聲甚至有些顫抖的聲音陳述他為何會選在晚上去較偏僻的地方上女廁的原因。當下我非常震驚,為何孩子要選擇這種方式來處理他的壓力,是因為家庭、老師、朋友都無法傾訴的情況下,才做了這個舉動嗎?當孩子陳述當他對性別認同產生的壓力達到極限後,只有讓自己試著去上女廁才能抒壓。對於造成別人的誤會與害怕,他真的很抱歉。他也無法理解為何一踏入女廁就有找到真實自己的感覺,而不必像在外面偽裝成男生的模樣,雖然他自己也了解這種快樂是短暫的,但卻是他目前能找到最好的方法。聽到他的陳述,我才知道,對他來說,原來連上廁所這種最基本的生理需求都受到了壓抑,更何況其他生活上的食衣住行育樂,他所要面對的困境。這個案子我是以學校性平會承辦人的角色與孩子接觸,從一開始通知他要接受學校性平會的調查、之後請他來簽核逐字稿、他主動找我送陳述書,到最後給他調查報告的整個過程,我跟孩子有很多獨處的機會,也談了好多次。雖然我不是專業的心理諮商師,但孩子卻很願意跟我談,雖然我有主動提及學校學生輔導中心一定很樂意協助他,但我發現孩子並不願意去接受學生輔導中心的輔導,因為他認為自己沒有生病(很多同學都覺得是因為心理有問題才要去學生輔導中心)。他覺得我已經知道事情全貌,也是最了解行政流程與調查過程的人,所以他比較信任我,寧願跟我傾訴,也不想讓自己的事被更多人知道,更不願與學生輔導中心的老師談。故此,我也發現我角色的特殊性,不單只是性平會處理行政流程的承辦人,也能藉由工作上的機會,給他正確的資訊,讓他減少害怕免除恐懼,誠實勇敢地面對自我與社會。這個事件也讓我思,要怎麼做才能不要讓他的壓力釀成自傷或傷人的結果?這個孩子最害怕的是被別人知道他的跨性別身分,在訪談中他不斷地表示,請委員不要透露出去他是跨性別者,因為他還沒有準備好,他覺得這是他一輩子很難面對與公開的事情,但如果真的要讓對方知道他的狀況,才能獲得對方的諒解,也請委員幫忙轉告對方盡量幫他保密。

在處理調查過程中所有的保密機制,我都有跟孩子仔細地說明,讓他知道依照性別平等教育法以及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防治準則的規定,如果調查及行政人員違反保密原則時,是要科處罰鍰的,而所有公文的行政流程也都是密件處理。另外,孩子一直擔憂調查委員無法了解他的處遇,也害怕他跨性別的性向會被歧視,他怕師長們就像他所認知的社會,是不能認同與了解他的。我也開導他,拿出學校曾辦理的性別平等教育活動內容,讓他知道尊重多元性別身分者是學校推動性別教育的主軸,調查委員在處理性平案件時會衡酌實際的狀況,給予最好的處置。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到跨性別者,與他的對話中,發現他對社會有極大的不安全感,覺得社會的性別刻板印象就是這樣,他無法獨自勇敢的面對,如果向別人透露他是跨性別者後,他不知要怎麼樣面對別人對他的眼光。但他目前採取的以偷偷去上女廁的抒壓方法,很明顯的是侵害到別人的隱私,也是不對的行為。我在處理的過程中告訴他,還好這件案子是在學校發生的,學校是以教育的立場來協助他,而他也能在學校的保護下獲得警惕,知道這樣的行為是偏差錯誤的,應該要找尋更好的方法來面對與抒解壓力。如果這件事是在他離開校園後才發生,被當事人直接提出性騷擾或妨害秘密的告訴,那之後的處理就是直接面對司法。

這個案子,最後性平會的決議是性騷擾不成立,後續也跟檢舉人說明原委與為何不成立的理由。我也藉著這個決議,告訴孩子,因為這件事的發生,讓學校及早發現問題,可以正視校園性別友善廁所的設置地點是否完善與足夠,也希望他能藉由此次事件,試著認同自己,不要再一直躲在陰暗的角落。學校處理此事是站在教育的立場,鼓勵他接受學生輔導中心的諮商。在跟孩子談話時,他表示並不知道校園內有性別友善廁所。學校當初設立性別友善廁所時,是將某棟大樓某樓層的男廁簡易施工後改成性別友善廁所,

(本文原載性別平等教育季刊第82期,經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